国际科学编辑
   电话:0512-67621565
   邮箱:info@iseediting.com
  
 写作技巧  沟通技巧  国际出版最新动态  期刊解析  行业资讯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学术资源  >  行业资讯  >  美国政府对国外研究关系的处理政策尚不清楚  
美国政府对国外研究关系的处理政策尚不清楚
作者:    来源:   时间:2021-01-26   访问量: 494  

英国《泰晤士高等教育》1月15日就美国工程院院士、麻省理工学院CG教授被捕发表Paul Basken撰写的评论文章《美国政府对国外研究关系的处理政策尚不清楚》(US government still unclear on foreign research ties)。

特朗普政府就国外研究合作关系对学术科学家施加压力,但并不承诺让其规则变得更加透明和一致。近期,美国政府问责办公室一项分析证实:美国主要基金资助机构间公开原则存在不一致性,且对为多雇主工作等非经济利益冲突的声明存在普遍失败。

问责办公室说:两个与军事敏感工作高度相关的部门—美国国防部和能源部似乎并没有要求研究者在申请基金时阐明利益冲突的全部门范围内政策。

审计办公室说,在研究人员申请这两个部门资助的基金时,全美高校对如何恰当地识别、评估和处理利益冲突缺乏足够指导。问责办公室公布一份报告称,一旦美国科学家在与中国研究关系声明中涉嫌隐瞒,则予以定罪。

最新的例子是麻省理工学院华裔纳米工程教授CG。他被指控从包括国防部和能源部获得数百万美元基金用于秘密帮助中国政府研究活动。

美国高校领导反复强调,支持采取强力措施以保护本国知识产权被他国窃取。但是他们同时呼吁应在哪些允许、哪些不允许上保持更加透明,并警告不要对在美国工作和学习的来自中国及其他国家的数百万科学家不友好,从而克服美国自身研究基金资助力度降低和国内学生产出的不足。

美国一流研究型大学的主要团体—美国大学协会政策副主席Tobin Smith说,问责办公室的研究有助于说明挑战的复杂性。

Smith先生说,我们的问题在于,如果你有5种政策和5种方式完成它,这仅仅会让我们的职工感到错愕,让我们的单位更难遵守。而如果这些政策具有连续性,事情就会变得非常简单,而政府部门本没有必要这么反复修改政策。

白宫科技政策办公室一直负责协调联邦机构间的公开原则。而特朗普政府直到任期近半才选择Kelvin Droegemeie领导该机构,而在拜登成为总统前他的任期可能会终止。

Smith先生说,拜登政府在处理这件事上的态度仍不清楚。近期国会通过了国防支出法案,但仍需持续努力阐明相关规则。

诸多专家认为还存在一个潜在问题:近些年来美国在基础科学研究领域资助不够,且美国谴责中国和其他国家应对它竞争力下降负责。

来自分析服务公司科睿唯安近期发布的一份报告披露,美国研究资金变得愈发不足,且面临在关键研究领域全球衰落的严重危机。科睿唯安科学信息研究所首席科学家Jonathan Adams说,美国对外来研究天才越发依赖。

美国科学竞争力风险研究领军专家Norman Augustine说,与中国这样一个是美国人口四倍的国家比肩极为危险。

美国洛克希德·马丁公司首席执行官Augustine先生对美国自身战略投资政策极为担忧。中国超过一半的研究生学位是科学学位,而美国则不足1/5,Augustine先生在美国战略与国际问题研究中心主办的一个论坛上谈到,中国授予的科学和工程博士学位数量已经超过美国。

Augustine先生说,中国对科学设置了目标,而且他们能够实现这些目标。一旦落后,再赶上中国会变得极为困难,甚至不可能。

同时,CG教授的被捕体现了美国政府对涉嫌欺骗的关注。与此相同,2020年年初震惊学术圈的哈佛大学化学教授Charles Lieber同样被控涉嫌欺骗,即使Lieber教授在中国的工作完全公开。

两位教授的律师都承诺,会为他们的当事人积极辩护反对指控。

Smith先生对CG和Lieber教授的案件不予置评,他说,很多科学家在接受正式审查时提到,中国政府要求他们将来自中国的基金资助写入他们研究发表的论文,这引起了美国调查人员的注意。

由数个科学协会组成的政治倡议团体联盟本月早期给拜登先生写信,督促他中止美国政府对研究人员与中国合作关系的偏见

该团体写到,即使没有发现任何间谍活动,联邦检察官仍然以打击经济间谍活动为借口,依据未能向大学或研究机构声明相关信息等微小过失而指控亚裔美国人和亚洲移民。

 
 服务项目  关于我们  工作流程  公司新闻  客户反馈  写作技巧  联系我们  期刊推荐  
 
Real Time Analytics Real Time Web Analytic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