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际科学编辑
   电话:0512-67621565
   邮箱:info@iseediting.com
  
 写作技巧  沟通技巧  国际出版最新动态  期刊解析  行业资讯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学术资源  >  行业资讯  >  Open Access:被污化的未来学术出版模式  
Open Access:被污化的未来学术出版模式
作者:    来源:   时间:2020-10-27   访问量: 410  

这几年来,每逢国家两会、毕业季、基金季、国家三大奖公布或者大规模学术不端行为曝光时,有关开放获取(Open access,OA)的争议就会再掀波澜。本来非常好的一件事,却被网络上一些打着“维护学术净土”、“不能让国家纳税人的钱大量外流”的“魍魉人士”无端污化。且不谈这些人发过几篇文章、发表这些污化文章的初衷,估计他们连OA到底是什么都不懂。

Open access是什么?

Open access(OA),开放获取,又名开放存取,是一种基于数字化手段和网络化通信的全新学术传播机制。

与传统的、基于订阅的学术传播模式有所不同,OA的核心理念是:在尊重作者权益的前提下,利用互联网技术,将学术文献、科研成果更加快速、高效地传播,使互联网用户可以免费获取。OA运动起源于网络发展之初,传统学术出版模式的弊端日益显著,期刊订阅费用逐年高涨,严重阻碍了学术交流与传播。而互联网技术日新月异的发展对传统学术出版模式也产生了较大的冲击,对学术出版危机的解决迫在眉睫。由此,自20世纪90年代起OA运动在国际学术界、图书情报界、出版界大规模兴起。

2001年12月,布达佩斯开放获取倡议(Budapest Open Access Initiative)首次明确了开放获取的概念:“文献在Internet公共领域里可以被免费获取,允许任何用户阅读、下载、拷贝、传递、打印、检索、超级链接至该文献,并为之建立索引,用作软件的输入数据或其他任何合法用途。用户在使用该文献时不受财力、法律或技术的限制,而只需在存取时保持文献的完整性,对其复制和传递的唯一限制,或者说版权的唯一作用应是使作者有权控制其作品的完整性及作品被准确接受和引用。”

同年,16个机构签署了该纲领性文件。2003年10月,德国、法国、意大利等国的科研机构在德国柏林联合签署《关于自然科学与人文科学资源的开放使用的柏林宣言》(Open Access to Knowledge in the Sciences and Humanities,简称《柏林宣言》)。自此,OA运动进入蓬勃发展阶段。

中国与Open access的不解之缘

中国也是世界OA运动的先驱之一。2004年5月,时任中国科学院院长路甬祥、国家自然科学基金委员会主任陈宜瑜分别代表各自机构签署《柏林宣言》,以推动全球科学家共享网络科学资源。2003年10月15日,经教育部批准,中国科技论文在线网站正式开通,作为中国最早的OA仓储之一,中国科技论文在线给科研人员提供了一个方便、快捷的交流平台,提供及时发表科研成果和观点的有效渠道,使得新成果得到及时推广,科研创新思想得到有效保护和及时交流。

2014年5月16日,在全球研究理事会2014年北京会议新闻通气会上,中国科学院和国家自然科学基金委员会分别发表开放获取政策声明,要求得到公共资助的科研论文在发表后把论文的最终审定稿存储到相应的知识库中,在发表后12个月内实行开放获取。

详情请见中科院的政策声明:

http://www.cas.cn/xw/yxdt/201405/t20140516_4121375.shtml

政策声明在文末以附件形式提供下载。

以及自然科学基金委http://www.nsfc.gov.cn/publish/portal0/tab88/info44 456.htm 。

2015年,国家自然科学基金委员会正式发布“国家自然科学基金基础研究知识库”(The Open Repository of National Natural Science Foundation of China),专门收集国家自然科学基金资助项目成果的研究论文全文,向社会公众免费提供开放获取。

2016年6月,中国科学院的ChinaXiv.org预印本平台正式上线运行。我国的OA资源量也逐年提升,以中国科技论文在线为例,截止2018年8月,中国科技论文在线已发布首发论文9万7千余篇,知名学者论文约14万篇,期刊库共有免费期刊论文约130万篇。据了解,目前ChinaXiv也正在与相关机构讨论筹建生物医药领域的预印本平台。

开放获取的类型

根据不同发展路径,开放获取可分为金色OA(Gold OA)和绿色OA(Green OA)。

金色OA即以开放获取模式出版的期刊(OA Journal),通过以作者支付出版费用(Article processing charges)的方式,实现期刊内容面向读者免费获取。

常见的OA期刊网站有瑞典隆德大学的DOAJ、公共科学图书馆(PLoS)、BioMed Central(BMC)、PubMed Central(PMC)、中科院GoOA等。绿色OA则是OA仓储(OA Repository or Archive),即作者将已出版或未出版的文献自存储到机构库、知识库等平台以供免费获取。常见的OA仓储如arXiv.org、麻省理工的DSpace、耶鲁大学等创建的medRxiv.org、中国的ChinaXiv.org 、“中国科技论文在线” (http://www.paper.edu.cn)等。

近年来,另一种OA模式悄然崛起。2017年荷兰学者Bo-Christer Björk教授在一篇文章中提出黑色OA(Black OA)模式,黑色OA是指通过学术社交网站(如Mendeley、ResearchGate、Academia.edu等)免费传递和获取学术文献。

OA的质疑声

尽管OA理念已经深入人心,而OA运动也极大促进了学术资源的贡献、传播,特别是经济欠发达地区没有财力支付高昂的出版订阅服务费用,OA运动推动了全球学术资源的开放、共享与再利用,营造了资源共享、大众创新的科研环境。科研机构、科研人员、公众都是OA运动的参与者和推动者,是OA资源的创造者、贡献者,也是开放获取资源的受益者,这使得OA已经成为学术资源交流的主流模式之一。

但时至今日,国内有关OA的质疑声音从未停止,而且居然还很有市场。其中以以下几种观点为代表:

观点1:OA运动的实质是期刊出版商通过运营开放获取期刊无限制地发表低端论文谋取暴利,为此不惜严重损害科学出版的学术生态。

ISE观点:国际科学界最具盛名的四大期刊Science、Nature、Cell、PNAS,临床医学期刊四巨头New England Journal of Medicine、Lancet、JAMA、BMJ,国产期刊之荣耀Cell Research、National Science Review都提供OA出版服务。

所以,我们很想问问,这些期刊是否为了谋取暴利而无限制地发表低端论文,是否严重损害了国际科学出版界的学术生态。

观点2:OA期刊上只要付钱就可以发表。

ISE观点:OA期刊仅仅是改变了传统由读者支付变为由作者支付费用获取信息的模式。每种OA期刊都会有严格的同行评议、出版伦理审查、利益冲突声明、查重,这些出版流程与传统期刊一致。所以,我愿意花10万块钱,不知道这些号称“OA期刊上只要付钱就可以发表”的人能否帮我在Nature Communication或者Science Advances上发表一篇文章。

观点3:国人在OA期刊上发表文章花了大量经费,这是卖国。

ISE观点:OA期刊并不是仅仅向中国作者收费,它是向全球作者收费,没有国家和地区特异性。而且我们相信,中国学者是能不付费尽量不付费、可以申请waiver(折扣)肯定会杀价。算起来,美国肯定是全世界向OA期刊付费最多的国家。

观点4:对于这些中国作者超过60%的OA期刊,可以直接定义为掠夺性期刊。

ISE观点:这个未免过于一刀切了吧。如果以此作为标准,那国内一半OA期刊都要被纳入掠夺性期刊的黑名单。

观点5:如果“开放获取运动”还未在中国大行其道,这应该视为中国科学期刊界的幸运;如果国际科学共同体还有自我修复能力,“开放获取运动”终将盛极而衰,我们中国科学期刊千万不要去趟这滩浑水。

ISE观点:不可思议,不可思议,不可思议。呵呵两个字后,把我国政府机构推动OA运动所做工作再贴一次。同时强烈建议,以后这位专家不要再申请国家自然科学基金及教育部和科技部资助的项目,因为这些机构都支持OA运动。

结语

最后,为什么要推动OA?

一句话:让每一个渴望获取资源的人可以免费获取,这样才能推动科学共享、传播与发展。

自2020年2月新冠肺炎疫情在全球肆虐后,全球几大知名学术出版商发表联合声明:有关新冠肺炎疫情的论文全部以OA形式发表,以最大程度让全球科学界分享疫情防控经验、共同抗击新冠肺炎疫情。迄今,在Science、Nature、Cell、PNAS、New England Journal of Medicine、Lancet、JAMA、BMJ等全球顶级期刊上发表的新冠肺炎论文已有数万篇,对推动全球抗疫发挥了重大作用。

我想,这就是给上述歪理邪说的最响亮耳光。

 
 服务项目  关于我们  工作流程  公司新闻  客户反馈  写作技巧  联系我们  期刊推荐  
 
Real Time Analytics Real Time Web Analytics